听惊雷

石切丸脑残吹

月色正好

总是莫名其妙发送失败。

清水甜文,评论上微博链接。

感谢阅读

【石青】一辆石青专线

纯肉,趁着522给papa性福!

http://www.jianshu.com/p/c4bffd28b501

【石青】爱抖露神剑的幕后特典

刷完第n遍刀剑音乐剧的发泄欲望之作

看到papa教育清光也想看papa教育青江

石青恋人设定

全员爱抖露设定

OK?

GO

「刀剑乱舞,千锤百炼之身——」

练习的后台,六人的响亮合声充斥着整个空间,甚至让忙碌着各种工作的后台都染上了几分肃杀气氛。

“辛苦了!暂时就到这吧。”清脆的木板开合声打破了几欲燃烧起来的气氛。

“辛苦了。”石切丸挥舞过长刀,一手扶着刀鞘微微横起熟练将刀刃递上入口,随着轻地一声契合声响,刀剑入鞘。

“真是卖力呢,都出汗了啊。就那么热吗——?”抱着限定石切丸公仔的笑面青江坐在简易塑料椅上,悠闲地调笑着已经被汗水打湿全身的公仔原形。

其他人员已经开始忙碌起最后的收尾工作,而演员也都累得说不出话,随意用手背抹着汗回休息室收拾衣物准备回家。

石切丸也不例外,但见笑面青江笑着盯着自己,常年的相处让石切丸轻易就能读懂恋人现在并不想放自己回家的意思。

“嗯,很热。”

石切丸点了点头,没有意识到问句里的言外之意。见四周无人长吐口气。将闷热的狩衣脱了下来露出里面修身内衬。

精瘦的上半身和下半身宽松的袴相搭配倒是有种反差的诱惑力。

“已经热到要在这里脱衣服了吗?哎呀哎呀,没想到御神刀大人是这样的急、不、可、耐呢。”

笑面青江怀里的公仔被主人丢弃到了桌子上,而残忍丢弃公仔的主人站起身走到了原形面前。修长的手指挑起了原形的下颚。

不同于故作可爱的娃娃那圆乎乎的下巴,本尊的下颚倒是削瘦许多,充满着成年男人的魅力。

“青江,等下…”

这下就算是以木讷闻名全圈的石切丸也听明白了恋人的言外之意。刚停止排练还有些喘息的声音带上了只对恋人才有的无奈口吻。

如果会听话停下手,那就不是笑面青江了。

“嗯?”

笑面青江笑了起来,手指得寸进尺地抚上恋人的唇角,力度由轻及重一点点地摩挲着较之平时滚烫几分的皮肤。

“御神刀大人刚才真是神气啊,我也想被那样训斥呢。”

手指强硬挤入了石切丸的口腔,其实也不算是强硬,因为石切丸根本没有抵抗。甚至乖乖闭上眼睛含住了恋人的手指。

「有点凉…」

这样想着的石切丸下意识吮吸了下笑面青江的手指,虎牙无意磨蹭过敏感的指尖。

“啊?训斥”

剧烈运动使得石切丸的脑袋还有点晕,迟了半拍才反应过来刚才恋人的话语。

笑面青江趁机连忙收回了手,只是被无意识地舔了下手指就已经差点挂不住笑脸。

「到底是故意的还是无意识的啊…不过两者都很危险啊。」

“原来你有这方面的兴趣吗?青江”

石切丸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惊讶,毕竟已经是交往了一年的恋人,大部分的习性和癖好都已经相当熟悉。

比如说接吻的时候喜欢粗暴点,进入的时候如果故意一口气撞入就能听到恋人失控的尖叫,这种只有恋人才会知晓的秘密。

但是喜欢被训斥这种事…

石切丸有些苦恼地皱起了眉,确实交往至今不曾和对方发生过口角。

笑面青江饶有兴趣地欣赏着石切丸不断变化的表情,倒是比舞台上那个只知道祈祷的木头脑袋生动多了。嘛,虽然台下也很木头脑袋。

“啊,有的话你要怎么办呢?呼呼,我只是开…”玩笑的

笑面青江顺着恋人的话语回了句,正期待着看到对方惊愕又无措的脸红表情,却被突然地按住肩膀抵到了墙壁。

「连话都不让说,难不成是恼羞成怒了?」

舞台上倒也不是没被壁咚过,笑面青江倒也没有被这突然的动作吓到。轻笑着正准备出声调戏

“哦呀,想被我惩罚吗?”

石切丸的左手握成拳重重砸上了墙壁,笑面青江明显感觉到了背后墙壁的震动。

石切丸将笑面青江禁锢在了自己怀中。脸上不带一点开玩笑的表情

“真是任性的要求。”

石切丸缓慢俯下身,唇瓣贴上了笑面青江微凉的耳垂。

“拿你没办法,这次就实现你的祈愿吧。”

后知后觉

惊讶发现papa侦查也只有10的脑洞

少年男审出没

石青恋人关系未公开设定

OK?

GO

春日的正午总是有吹得人懒上几分的暖风,石切丸捧着陶制的茶杯,审神者从现世带来的茶叶正泡在里面舒展开,慢慢沉入杯底。

“嗯,诸事顺利。”

石切丸盯着那深绿的茶叶,得出了今日的运势。

“御神刀大人今天也一个人啊,不会感到寂寞吗——?”

带着浓浓笑意的声音逐渐清晰,顺便附赠一个来自背后的环抱。

“起来了吗?正好快到午饭时间了。”

石切丸搭上环住自己脖颈的手臂,宽大手掌将笑面青江泛凉的手包入掌中。明显的体温差,笑面青江能感觉到石切丸温暖的手掌在慢慢祛除他手上的寒意。

不愧是神剑,不只是灾厄,连寒冷都可以祛除吗?

“真想快点被填满啊,我是说胃。”

笑面青江满意看着对方拿着杯子的左手明显震了下,耳根以可见的速度迅速染红。

「反应真是明显啊。」

笑面青江心里偷笑着,面上还是维持着如同面具般的笑容。

「每日任务:戏耍石切丸 1/1 完成」

“那么走吧。去吃饭”

石切丸起身,视线刻意低了下来看着地板上的纹路,右手也放开了笑面青江刚被捂得有些暖起来的手。

宽大的狩衣被风吹得微微飘起,一同被吹起的还有贴在石切丸背后的纸张,上面写着显眼的黑字。

「童贞毕业」

“那么什么时候才会发现呢——”

笑面青江故意落后石切丸半个身位,不由得点点头赞叹自己的杰作。会让本丸炸起来的吧,这个纸条。

“啊,石切丸。正好过来下”

石切丸刚走过长廊,便被哭丧着脸的审神者叫停了下来。

“青江你先去吧,我稍后就到。”

石切丸侧过身看了眼跟在身后的笑面青江,目光又转向快被成堆纸张埋掉的年少主公。

“近侍可真辛苦啊,那我就先走了”

虽说是本丸黄色担当,但毕竟是在主公面前,笑面青江倒也没有说什么有碍年少主公健康成长的糟糕发言。石切丸不自觉地暗松了口气。

说是稍后就到,但等石切丸帮着审神者将完成的文件按时间分类放上书柜,又将待批的按轻重缓急重排了下顺序放上审神者的桌子上的时候,已经是过去一个多时辰了。

“石切丸,能帮我沏杯茶吗…”

审神者是真的看着桌上这些待完成的文件快哭了出来。

“我知道了,顺便休息一下吧。努力也要有分寸”

石切丸缓慢起身,轻声安慰着已经写了一天文件的审神者。

「顺便拿点甜食吧。」

石切丸推开纸门,刚准备出去。就听到砚台被摔在榻榻米上和审神者摔坐在地上发出的巨大声响。

“什么人!”石切丸转身,大太刀已经出鞘在阳光下泛着凛冽的寒光。

时空溯行军吗…可这里是本丸

没有感觉到任何杀气反而更让石切丸紧张起来,审神者如果被攻击了那可就完了。

“啊…不。石切丸,没有敌人”

话是这么说,但是审神者的声音听起来却不像是没事。

“石切丸,我问你个事情啊…”

确认没有敌人后的石切丸将刀入鞘,缓缓呼了口气,面上恢复了往日温厚的神情。

“有什么事吗?”

石切丸将摔在榻榻米上的物件拾了起来放回原位,突然感觉袖子一重,就看见脸上写满了忧虑二字的审神者

“石切丸你…已经不是御神刀了吗……”

“这是新的玩笑吗?”

“原来神剑不一定必须是童子身吗?”

“嗯?”

“因为这个…”

审神者从石切丸背后拽下了一张纸条,举到石切丸面前,为了确认再三将纸上的字字正腔圆地念了出来。

“童贞毕业。”

石切丸制止了审神者试图对自己解释童贞毕业具体含义的举动,将纸条夺了过来折上两次放入袖里。

“童贞毕业,舒服吗?”

审神者露出一副向往的表情,闪亮的眼神紧紧盯着石切丸。

“这只是谁的恶作剧吧。”

石切丸回想了下今天接触的人,连排除都不用,石切丸相当自然地在心里给自家恋人贴上了犯罪者的纸条。石切丸顿了顿话,却没有说出笑面青江的名字来。

「这就是,偏袒吧。」

石切丸感叹了下自己真是越发自私了。

“整理的工作做得差不多了,我想先解决一下别的事。”

“别的事?”

“嗯,私事。”

“嗯嗯,我去喊别人帮把手。你先回去休息吧。对了帮我跟青江说一下明天希望他出阵。”

“他明天出不了阵。”

审神者点了点头,正准备在明日的出阵名单上写下笑面青江的名字。

…等等,出不了?

反应迟了半拍的审神者还没来得及问缘由,自己的近侍已经不见人影。

笑面青江今天本就是休沐,虽然和石切丸相处的时间被审神者抢走了,但是做了那种恶作剧,如果能看到石切丸气急败坏混杂着恼羞成怒的表情,那也算是赚回本。

笑面青江吃了口刚洗好的草莓,哼着歌想着那张纸条什么时候才会被某位侦查只有10的大太刀察觉。

下一秒,手腕就被用力抓住无法动作。笑面青江转过头将剩下的草莓顺带着石切丸的手指一并咬住,模糊出声。

“工作终于结束了吗?我可是独守空闺很久了啊。真是让人寂寞难耐呢。”

石切丸没有回话,这倒也在笑面青江的意料之中。毕竟是不善言辞的木头刀。

但是

被一声不吭的石切丸横抱起来大跨步带向房间,就在处理范围之外了。

更不要说刚才撞到正准备出阵的粟田口一众看到自己两这副模样发出的惊呼了。

玩大了…

几乎是被石切丸扔上床的笑面青江看着欺身压上来的巨大身形,面上的笑容有些挂不住了。

石切丸停下了动作,往后退开点,面对着笑面青江跪坐下来。

“你写的。”石切丸将袖里的纸展开推到人面前,语气肯定。

“这么快就发现了,真不容易。那我来给你点奖励吧——?”笑面青江看着石切丸后退了点,暗松了口气。想戏弄对方的恶趣味又因为这似乎安全的气氛冒了出来,笑面青江直接凑了上去,双臂环住对方的脖子朝着那耳朵恶劣地吹了口气。

「趁着这家伙害羞的时候逃走,然后明天买点和果子就能安抚了吧。」

笑面青江考虑着该买些什么甜点,看到石切丸的耳根一如既往地迅速红了起来,刚准备起身逃跑。却被一股怪力直接拉住手臂。

等反应过来是什么情况的时候,笑面青江的视野里只有屋顶的梁还有面前放大的石切丸的脸。

“怎么,生气了吗?那是要好好教育我吗,御神刀大人——?”

笑面青江还有闲心勾住石切丸的脖颈,手指轻轻挠着对方的脖颈戏耍着自己的恋人。

一般来说,黄昏,屋内,再加上这种暧昧的姿势是足够让人脸红心跳外加局促不安了。

不过如果对方是石切丸的话…

“嗯。”

石切丸俯下身,凑到笑面青江耳边低低应了声,打断了笑面青江的内心独白。

“是该好好教育你一下了。”

无比认真的神情,外加贴上耳廓的温热柔软的唇瓣,无不让笑面青江惊慌失措起来。

「不会吧…这家伙可是石切丸…」

笑面青江这次真的怕了,再不投降这次或许可就真的要童贞毕业了。

“开玩笑的,好了起来…”吧

石切丸语气一转,轻扬的尾音还带着些许恶作剧得逞的笑意。正准备把笑面青江拉起来,石切丸突然收声,瞳孔因兴奋骤然放大。

抛弃往日的笑容面具露出的惊慌失措的表情,还有通红的脸颊…

石切丸深呼吸口气,腹部腾起陌生的燥热感。

“啊…啊?玩笑啊。哈哈…好了我起来…”

笑面青江慢了半拍才反应过来,声音颤抖着努力收拾下糟糕的表情,正准备撑着榻榻米起身。肩膀却被石切丸按住重新压回了床里。

“等等,石切丸…”

“青江,今天就真的一起童贞毕业吧?”